联系我们

d88尊龙最新登录地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d88尊龙最新登录地址 >

看守所女管教:她们信任我,因为我没有不把她们当人看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2-02-12 18:54
html模版看守所女管教:她们信任我,因为我没有不把她们当人看

提示:为了保护讲述者的隐私,本期节目做了变声处理。

时隔一年,故事FM 的「铁窗泪系列」又回来了。在这个系列里,我们播出过中国人在世界各地「坐牢」的故事,也采访过狱警和专门研究监狱的专家,今天「铁窗泪宇宙」加入了一个新视角??我们想从一个看守所女子管教的角度来和大家说说看守所里的女人们。

■ 图 / Cedric 插画

看守所里的女人们

我叫阿桥,从警校毕业后,我在分配工作的时候主动选择了到看守所工作。

虽然大家都说做管教很可怕,但我当时很年轻,也想逞强,我就直接去了。在管教岗位上一呆就是 8 年。

看守所是在法院判决之前临时羁押犯罪嫌疑人的一个场所,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的心态和在监狱的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在监狱里,因为知道自己的刑期,犯人们在里面过的日子是有盼头的,心态也相对比较平稳。但在看守所里,他们要面对一个非常不可测的诉讼过程,所以每个人心里都充满心事,许多人晚上都睡不着。但大家在监室里相处时又都不会去讨论这些心事,反而喜欢用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来转移注意力,比如会讨论今天这个医生好帅,那个男保安好帅之类的。

大家总觉得女的遇到事情都会慌张吧?但我发现很多女性在进入看守所后,她们会选择先把自己的情感压下去,然后把眼前该应付的事先应付过去。但毕竟她们精神上都承受着巨大压力,看守所里的女人大都是月经不调的,有人甚至一年、两年都不来月经了。

很多人还会长胖,我见过最夸张的一个月胖了 15 斤。她们一空虚就吃,除了看守所正常供应的饭菜,她们还会用自己带来的钱在小卖部买零食,就这样硬生生把自己吃胖了。

有一段时间我为了转移她们的注意力,就把医务室的电子秤推到监室门口,让她们一个个出来称体重。虽然她们在里面每天都穿着宽松的衣服,也不想着打扮,但是在这时我发现她们就是普通女人,对自己的体重还是很在意的。

那段时间让她们称体重之后,大家开始天天比谁吃得少,注意力也就转移了。

-2-

阿美的故事

阿美是一个典型的川妹子??皮肤白净,头发乌黑,人漂亮机灵,手工也很好。她进来的罪名一开始让我有点不能接受,是重婚。

我想,重婚应该属于民事案件,够不上刑事,她怎么会进看守所呢?出于好奇,我立马跟她进行了交流,她也很直爽地告诉了我这背后的故事。

她的「老公」阿宝和她在一起之前就已婚了,阿宝的妻子给他生了 4 个女儿,但他就想要儿子,两个人也就分开了,博天堂真人客户端,但没有办过正式的离婚手续。阿宝和阿美认识后,两个人一直以夫妻的名义生活在一起,后来也生了个女儿。和阿美在一起后,阿宝把和「前妻」生的两个女儿也带过来一起生活。不幸的是,其中一个女儿被阿宝打死了,所以这件事情就构成了刑事案件。

一个后妈和一个继女在一起生活,某天这个小孩死掉了,大家或许本能会认为责任在后妈身上。但事实是后妈没太大责任,她的邻居作证,她没有打小孩。阿美觉得自己最多是疏于管教,她没有对继女有对她自己女儿那么好而已。

但据阿美说,阿宝真的不是人,他亲生女儿还不如他们家的一条狗,小女孩才 8 岁就被他活活打死了。当时尸检报告拿过来我看了两眼,我真的看不下去??那个小孩子内脏破裂,身上全是香烟烫的烫伤。

阿宝最后判刑也重,是无期还是死缓我有些记不清了。但是阿美只判了7个月。

我觉得她好像对于进看守所这件事情没有其他人那么难过。

■ 图 / Cedric 插画

她手很巧,在看守所时她会利用有限的资源做很多很好玩的事。比如有一次,她牵头带着大家用蒸的米饭做了个三层「蛋糕」,上面还镶着葡萄干、饼干。

我也问她她在外面是做什么的,她说她不工作,因为她老公会给她钱。

当时我就不停地想教育她,我说,「女人还是要靠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不要依赖男人,你出去后还是自己找一份工作,养养你女儿。」

她当时也听了,但不知道有没有往心里去。

她从看守所出去之后,我看她发的「朋友圈」里又是手上戴满金戒指,每天花天酒地的跟一群男的玩,又是继续这样过日子了。后来我就把她删了,没有再联系过。她还是要走自己原来的路,但她这个路也不是犯罪,她就是利用自己的美色混日子,自己的孩子也送回老家靠妈养着,这是一种生活状态。我不是很认同她的生活方式,但她确实没有犯法,也没有做一些我们所谓的不好的事情。

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看过一部女性犯罪题材的电视剧叫「红蜘蛛」。我以前觉得「红蜘蛛」里的那些女罪犯,她们确实挺可怜,但我的「阶级立场」也很明确,她们就是罪犯,她们必须被改造。

但是参加工作之后,面对一个个真实的嫌疑人,我觉得我不应该以自己和自己欣赏的人的状态去要求所有人,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都不一样。比如阿美她觉得她这样过着也挺好,这是她的一个生存哲学,我只是觉得没法和她聊到一起去。

-3-

阿莲的故事

阿莲住在我们当地一个比较偏远的村里,她不会讲普通话。她进看守所的时候虽然实际年龄已经是 28、9 岁了,也有老公、有儿子,但她自己其实只有 8 岁小孩的智商。

她是因为盗窃被关进来的。因为她脑子不太好,里面的人就老拿她开玩笑、欺负她,比如她们天天给她扎满头的小辫子。我当时看到后心里很不高兴,就跟那几个带头给她扎辫子的人说,「别给她扎了,玩她有什么意思,人家也是个人是吧?」

后来,她们在里面跟阿莲聊天的时候,问出来阿莲的公公可能对她有一个性侵的行为。监室里的人,本身就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这些人,对这样的事情很司空见惯,并以此来开玩笑。有一天我进到监室里,她们齐刷刷地说,「领导你等一下,我们问阿莲一个问题,你看着可好玩了,」她们问阿莲,「你公公搞你的时候怎么响的啊,」然后阿莲就模仿那个声音。

当时我是又难过又震惊。

她因为智力问题沦为了社会底层,其实不是她愿意的。虽然也没有人能够保护她一辈子,但如果我看到这样的行为的话我还是要制止的。

我不知道阿莲她是怎么体会人家对她好不好的,因为这几个人跟她开玩笑的时候,她也是很开心的傻乐。阿莲的行为是属于很「意识流」的,我跟她一对一聊天的时候她反而话不多,但可能我正在跟别人讲话的时候,她就会突然插上来跟我说昨天什么菜很好吃。就是这样莫名其妙,但我也不觉得奇怪,我老是应着她。

有一天,她跑过来跟我说,我们那边有一家店的瓜子很好吃,我回她说,「我也知道那家店,我下次去了,阿莲你请我吃呀,」她说,「好的呀。」

■ 图 / Cedric 插画

我当时也就随口一说。

后来,她毕竟精神有问题,被抓进来也是没办法,很快也就从看守所里出去了。

有一天,对讲机里通知我,说阿莲来看守所找我。我赶紧就出去了。

我看见她拎了一袋瓜子,她说,「领导,给你的。」我当时眼睛就红了,我问她这么远怎么从家到看守所的,她说她倒了三班公交车,从早上坐到了下午 3 点给我送过来的。

然后她就说她走了,她就小孩一样,她说,我回去啦。

阿娟的故事

阿娟她是一个因为贩毒而判了无期徒刑的小姑娘,她和大家想象的那种无期徒刑女犯人完全不一样。她长得白白净净,很可爱,里面的人都管她叫宝宝。

阿娟身世很坎坷,出生的时候因为患有白癜风,她被父母卖到了东北。后来,她在东北的所谓的「阿姨」和「姨父」后来也离婚了,所以她从初中开始就一个人流浪,在社会上结识各种男孩子。她的同案犯也是她的男朋友,带着她一起贩毒。

我一般和在押人员谈话的时候,会先跟她们拉拉家常,讲一些外面的事情。一般聊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们就会感觉到好像和外面又有点连接了,眼睛里也会有光。

和阿娟谈了好几次之后,她跟我说能不能帮她找一下母亲,她已经十多年没有见过亲生父母了。因为这件事的确也在我的可控范围内,我就帮她找了。她告诉我了一个老家同学的联系方式,那个同学有她妈妈的电话,然后我才帮她联系上。联系上了之后,她妈妈和姐姐两个人就一起来看她,但因为看守所是不允许探视的,只能我代替阿娟去她们一面,这样她们就可以通过正常途径给阿娟送一些衣服和钱。

后来我把这些事情告诉阿娟之后,阿娟就哭得很厉害,她觉得原来家人没有不要她。

原来她是属于那种小太妹,走到哪里都是一副无牵无挂、无所谓的感觉。但自从和她母亲联系上了之后,她对我的信任感提升了,也表现出想要学好。

从私心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她如果跟我交流比较顺畅的话,更方便我管理监室。

在监室里,大家可能都认为里面会有一个「老大」,比如判三、四年的人肯定不能跟判无期徒刑的比。阿娟在里面呆的时间长,规矩也懂,所以她在里面说一句话还是挺有用的。比如她有时候叫大家不要闹,要扣分之类的,大家还是比较愿意听。

我们领导给所里造了个图书馆,在押人员可以轮流借书看,但是当时领导买的书都太高大上了,像「居里夫人传」,「高尔基传」这种,她们都不太看得懂。

后来有一套书叫「斗破苍穹」,她们疯传。因为她们知道这是所里的书,也不太珍惜就撕开来了,这样就可以一个人看上半本,一个人看下半本,过一会儿再换。

为了让她们看上想看的书,我在我们这边的图书馆办了张卡,给她们借了玄幻小说和言情小说。还有类似于「女友」这种装订本杂志,我也给她们买来。我跟她们讲这个是我买的,可以随便看,撕开了也没关系。但是她们还挺让我感动的,因为凡是我拿进去的书,阿娟都会带头给管理好。她们会用报纸给书包书皮,以及专门做借阅登记。

■ 图 / Cedric 插画

除此之外,管教民警是可以自己做主在里面搞一些不违反规定的活动的,比如唱歌。阿娟是所有这些活动的热衷参与者。

我记得她给我唱过一首叫「恋人心」的歌,挺好听的,我还把它收藏了。

现在我每唱起这首歌,我就会想起她。

-5-

阿飞和死刑犯丈夫的故事

阿飞进来的时候是一个 50 岁不到的中年妇女,她矮胖胖的,很接地气,有点像街道里的那种热心大妈。

她在外面的职业是站街女,她的丈夫在大众舞厅里面当保安,模样挺周正的。但是,她的丈夫绑了一个站街女,然后把那个人杀了,于是被判了死刑。阿飞虽然没有参与杀人,但她也因为包庇丈夫的罪行被抓了起来。

其实阿飞本身挺本分老实的,在看守所的时候也一直很听话,甚至如果看到有人不服从管理,阳奉阴违,她还会偷偷给我塞小纸条。比如,她会告诉我,监室有一个需要每天按时服用高血压药的人拒绝吃药,并且会悄悄扔掉医生给的药。

对于关在看守所里的人来说,他们未来的命运取决于法院的最终判决。死刑因为需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流程上没有那么快,所以整个案子的同案犯就必须一起在看守所里熬着,等待最终判决结果。因此,阿飞也被她丈夫「耽误」着,也就一直迟迟没法去监狱服刑。她情绪其实很微妙,一方面,她希望判决书能早点下来,这样她自己也能早一点去监狱;但另一方面,她一旦去了监狱,也就意味着她丈夫就要执行死刑了。

有一天,我和阿美谈完话后,在回监室的路上,阿美碰到了阿飞的丈夫。因为阿飞的老公是死刑犯,戴了脚镣,穿的号服也跟别人不一样。阿美很好奇,就问我这人是谁。我一时嘴快,告诉了她那是阿飞的丈夫。结果阿美回到监室后就跟阿飞讲了遇到她丈夫的事情,一下子勾起了阿飞对丈夫的思念。

后来阿飞就求我,「领导,我求你个事,能不能下回给我和我老公制造一下巧遇,我不会跟他说话的,就走过看一眼就行」。

然而在押犯在看守所里能见谁、不能见谁都是被严格管控的,我不能答应阿飞的请求。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阿飞丈夫的死刑判决书还是下来了。

离开看守所之前,阿飞丈夫的管教民警把他叫出来跟他说,「你家里人在外面等你了,待会儿你出去的时候该讲什么,都讲好,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但是死刑犯就说了一句,「领导,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没关系,我没事的」,说完那男民警眼泪就下来了。

这时阿飞丈夫也看到了我,他还跟我打了个招呼,我让他放心,我会把阿飞好好送去监狱的。他真的很淡定,而且对该表达谢意的人都表达了谢意。

阿飞丈夫被带走之后,因为当天带女性在押人员投送监狱的时间到了,我就回到了女监室里开始报当天投送监狱的名单。之前考虑到阿飞的情绪,我们没有将她丈夫被执行死刑的消息提前告诉她,阿飞也就不知道她在这一天要去监狱。

当我念到阿飞的名字的时候,她整个人傻了。她说,「我也去?」

没过两秒钟她就反应过来了,当时就直接蹲在地上,眼泪哗哗地流。整个监室的人也震惊了,大家都上去安慰她。她所有的东西都是别人帮她收拾的,有人甚至还拿出了自己的好衣服、好鞋子送给她。

从看守所到监狱的 4 个小时里,阿飞一直在哭,哭到开始头痛。我也挺难受的,其实按照规定是不能让在押犯打电话的,但我跟阿飞说,我的手机现在给她给家里人打个电话。阿飞拒绝了,她说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关于这一天的心理建设早就做了无数遍,但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太突然了。

■ 图 / Cedric 插画

当时我也思考了很多关于死刑犯的事情,如果换做是我置身于这样的情境中,我一定会激动或者情绪失控,因为太难过,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为过。

后来我跟管了多年死刑犯的老同志聊了一下,他说有些死刑犯们活着的时候可能生活得很简单,每天饿了吃、困了睡,没有想过那么多。但是也有一些人,我们都不知道TA活着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糟糕境遇,可能对TA来说死也是一种解脱。

-6-

我会梦到她们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在看守所里我面对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不是说给TA贴上犯罪的标签,TA就是一个怪兽了。

之前有在押人员跟我讲,有些管教民警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连她们的东西都不愿意碰。但是我在里面的时候,经常就直接坐在她们床上和她们聊天,她们有时候做了好吃的,比如阿美做的米蛋糕,她们都会邀请我一起吃,我觉得还挺好吃的。

她们说,愿意相信我是因为我没有不把她们当人看。

后来,因为我们组织内部结构调整,我被调离看守所岗位,管教生涯也就结束了。

虽然已经离开了看守所,但我还是会梦到看守所里的这些女人们。我会梦到我又变成了监狱的民警,在监狱里,她们中有人跑过来跟我说一些日常的事情,比如她什么东西被扣分了,或者说她写了材料要交给我。

我觉得这些事情可能一直都挂在我心里,还未完。

- 封面图插画 Cedric

Staff

讲述者 |阿桥

主播 |@寇爱哲

制作人 |付玉箫

编辑 |林枫

声音设计 |孙泽雨

混音 |孙泽雨

文字整理 |付玉箫

校对 |侯若兰

运营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谈论一次皮囊 - 桑泉(阿美)

03. 长夜齐天 - 桑泉(阿莲)

04. X的组成关系 - 桑泉(阿娟)

05. A Train - 彭寒 (阿飞)

06. The Box - 彭寒 (片尾曲)

故事FM

故事FM是一档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

苹果播客 | 网易云音乐 | 喜马拉雅 | 蜻蜓FM | 小宇宙

QQ音乐 | 荔枝FM | 懒人听书 | 酷狗音乐 | 酷我音乐

均可收听

相关的主题文章:
网站首页|d88尊龙最新登录地址|d88尊龙怎么注册账号——官网入口!!|